2015年
08.27

零担协同运输中订单信息的断链问题

   浏览量:322次

oTMS观点:

未来,运输行业长链条、多连接的基本格局不会改变,层层转包,以及伴随而来的信息链断裂,让货主企业头疼不已。oTMS认为短时间内层层转包问题无法彻底改变,而顺应这个趋势搭建社区型互联运输模式,跟随货物出发到达,将实时的信息点连接起来,以此改革中国运输界的一大痛点。

导读

此文所讲的运输中的零担业务有别于德邦华宇系的运输模式,德邦与华宇的零担运输业务全部是在自有体系内完成的货物流转及订单信息的传递,整个运输环节中的订单信息传递都是通过自有信息系统完成的传递交接。此文讲的零担运输是指:一票货物在多个运输主体间的协同下完成的运输过程,每个运输主体都是一个独立的组织有自身的管理模式及信息系统。

多运输主体间进行协同时,订单信息的断链主要体现在:订单信息的交接断链、订单执行中的状态信息断链。

多运输主体间的协同运输导致订单信息断链的原因

1.从发货人到各个运输主体间的商务关系随着传输的环节增多链条变长,订单信息传递的完整性越差、效率越低;

发货人➡一级运输主体 ➡二级运输主体 ➡三级运输主体 ➡收货人
2.每个发货环节的截单时间越波动及波动的环节越多,订单信息传递的主体就会越不稳定;

3.每个发货环节每日的订单运输量及运输目的地的波动性越大,订单传递的主体就会越不稳定;

4.每个运输主体自身的管理模式及运作流程不标准,导致订单信息传递与交接的复杂提升;

每个运输主体都有自己的运单格式及运单号,菜鸟统一运单格式就是从根本上解决整个快递系订单信息的传递、交接及在途状态标准。

5.每个运输主体内部信息系统的个性化,导致订单在途状态信息的多样化。

6.发货人越强势,发货订单格式的多样化越强,送货单及回单的复杂度越高。

行业现有一些平台的解决方案面临的问题

方案一(代表者某电商平台旗下的物流平台):依托自身销售渠道上货源的丰富度(全国各地都有始发货物,全国各地都有到达需求)及货量规模来吸引很多不同地区、不同环节的运输主体加入到自身打造的平台上,平台通过自身的支付体系打通支付环节,通过自身的货量来制定运输标准,同时平台提供给每个运输主体一个反馈运输状态的端口,给每个收发货人评价端口。

特点:拿自有渠道货源引进各个区域、各个环节的运输主体,货量大的线路话语权较强反之亦然;自己提供订单流转信息系统,如果运输主体将自身内部系统与其对接,平台可以时时传递订单信息并得到真实的订单执行状态,但如果没有对接人工录入就可到导致加工信息较多,同时平台内无法覆盖到的直达区域,下面运输主体出现转包就可能出现订单信息的交接传递断链。

方案二(代表者北京某物流平台):协同多运输主体始发地的订单信息传递交接,如一家运输主体是运输北京到上海的线路,但他的一个客户今天把一票北京到宜昌的货物给到了他,他就需要将这票货物转给一家北京到宜昌的运输主体,此平台给这两家运输主体提供一个订单交接传递的平台,通过手机版APP来反馈订单在途信息。

特点:可以解决始发地的运输主体间订单信息的协同问题,如果北京到宜昌的运输主体将货物运输到武汉再从武汉转包给其他运输主体就有可能出现订单信息传递交接断链的问题。

方案三(代表者福建某物流平台):协同运输主体间中转外包时的订单信息传递交接,如一票货物从福建发往宜昌,在武汉进行中转给到此平台上的运输主体,此平台提供了福建到武汉,武汉到宜昌的两个运输主体间衔接的一个平台。

特点:此平台可以通过自身的货源集约优势吸引更多的中转线路到平台,保障中转服务的稳定,但如何解决较少货量的运输线路上的主体能执行此平台的订单交接传输系统,可能还需探索。

综上所述现有解决方案者都通过提供一套平台公共系统给到不同环节运输主体,用于订单信息的交接传递及在途状态的回传,但都将面临两个问题:

1.运输主体自身系统与平台系统“两张皮”的问题;

2.运输主体间出现多层“转包”后订单信息衔接问题;

解决建议

1.各个现有专线软件提供商的开放度,如市场占有率较高的飞扬、蓝桥、域普等,能否开放自身软件订单接口及接口的标准性,开放度越高越标准,整个零担运输行业订单也会越高效快速的协同。

2.各个运输主体对现有内部使用的信息系统的定位要明确,现在各个运输主体使用的系统大多是一个大而全小而全的ERP系统,需要有一套相对标准的运输订单处理系统。

3.发货人的强势地位,制定的订单信息格式及需要的订单信息状态最终影响订单信息传递的标准及高效。

以上对于协同零担运输中订单信息断链问题的陈述,属抛砖引玉,望物流创客活动能吸引更多的创新人士为行业的创新发展进绵薄之力!

转载自:物流创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