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MS 首页 > 新闻中心 > 详情 >
2015年
05.27

惊喜的东方之旅——亚洲供应链杂志专访oTMS联合创始人戴若琪

   浏览量:1,726次

如果你熟知中国的交通运输和货运行业,一定听说过oTMS社区型运输协同平台,但多数人不熟知oTMS的创始人之一戴若琪先生,一个在中国度过了15年的波兰人。
在1998年大学毕业之时,戴若琪本打算深造学业,因此只申请了两份工作,一个是国际性的跨国货运公司;另一个是他从未听过的马士基。前者在面试时表现出傲慢态度,后者承诺在两年的外派学习之后,提供一个工作交换项目。显而易见,后者更吸引 戴若琪先生,这标志着波兰人的中国之旅正式开始。

起跑线

“马士基安排给我的职位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一毕业就参与跨国管理培训项目(也称为MISE)并将我派至中国。当时我真的很不愿意在中国,另一个波兰的管培生被派送到巴西圣保罗,我愿意付出一切来和他交换地点。” 戴若琪解释道。

2000年9月戴若琪先生到达北京,然后被安排到一个八人管培生小组中,进行为期五个月紧张的普通话学习。然而,在一开始,他对学习语言并无热情和兴趣。

“偶尔回想起来,虽然在那时我可能因为不能掌控一些事情而沮丧,但不得不承认这和其他重要时期一样,是我生命中一个非常重要的阶段。我以为我只会在中国待够合同期的三年,然后就离开。但是很快,我发现在中国工作远比在波兰工作有意思,即使在波兰工作提升更快。在中国的工作环境极其有活力和让人振奋。”戴若琪说。

第一年,戴若琪在马士基定期航运办公室工作,第二年进入马士基物流的仓储和分拨单元,第三年马士基物流在中国受到限制,他一度换了六个职位。随后他离开了马士基,进入DHL。

学习物流的曲折过程

戴若琪认为他在DHL的五年工作比在马士基更为刺激,虽然工作岗位有些类似。从白手起家创立团队,到许多成长阶段的角色转变,甚至经历了为期两年的Exel并购整合。

“最后,我是DHL和Exel在中国初创成员中的最后一个副总。我想要继续工作更久的,但我实在厌倦了在大公司工作,拥有一个很大的团队和高职位,实际上却鲜少有机会去产生强烈影响力。” 40岁的老创始人解释道。

从那时,他开始在DSV工作,一家提供陆、海、空和物流服务的丹麦运输公司。虽然在此之前,他并未听说过此公司,但在跟未来老板的交谈中,感受到这确实是他一直在寻找的工作机会。拥有完全自主性,包括P&L职责,在几乎为零的基础上建立公司的合同制物流团队。即使他高估了提前交付于大客户的难度,或者低估了厌恶风险、尝试新事物的能力。他仍然设法使公司收入成长了三倍,尤其在2008年经济危机环节下,这意味着EBIT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的增长高达数倍,算得上一个不小的功绩。

“回首过去,我很幸运,以一个恰当的顺序在这些公司工作。对于我的第一份工作,马士基确实给了年轻人巨大投资,提供了极好的发展平台。之后我跳槽至DHL,作为最大的合同制物流供应商,增长了我的专业知识水平。DSV在我职业生涯的关键时期到来,它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平台,使我在公司严肃实际的经济结果导向文化中实现自我。”戴若琪说道。

无论之前从事过的数个工作,他一直从事合同制物流行业,直到2013年开创oTMS。

创立oTMS

戴若琪先生和他的联合创始人段琰开创oTMS来实现一个伟大的抱负—— 改革中国运输行业,通过引入常识创新为公司和个人提升机会。

虽然2013年在中国所有必要技术已经具备,但是核心流程还是支离破碎和不堪重负的。这导致的结果是:运输供应商和用户都面临各种各样的挑战,除非建立相同的解决机制。方法是连接承运商、第三方物流供应商、货运公司、司机甚至最终收货人,并且建立一个能够互利互惠、共享工作流的无缝连接生态体系。

“2011年5月,当我们把处理重心转移到更加实际的运输流程,以及需要迫切改善的货物追踪和费用时,oTMS正式诞生。2011年11月,利用波兰的软件开发平台,软件编码工作正式开始。2013年1月,我们获得了最初的两个支付客户—— DSV和Bestseller(Jack&Jones, Only, Vero Moda等著名服装品牌的经营者),Bestseller当时也是DSV的客户。在早年同时拥有这些优质客户和投资者是很幸运的,这对我们的起步必不可少。”戴若琪先生评论道。

公司目标是使这个无缝连接的物流体系成为一个公开并可靠的社区平台,以便带来更多商业机会。oTMS永远不是一个第四方物流——仅仅是一个物流运输协同平台——每个人都可以利用的公共平台。

SUPPELYCHAIN ASIA 五月刊